Sugar Man

和我说一两句话吧

细思恐极

这么一看遇见逆水寒的主角不就是端游里哪儿都能碰到的那俩儿旅人了吗???
原来他们那句"难道你也是"是以为也是穿的意思哦
是呀是呀我也是穿的,还和你一个本体呢

他们从什么时候开始策划这玩意儿的???

叶问舟同志的6000好感奇遇地图——挺好看的

这可是真·花前月下呢

至于师兄他在哪儿……他坐着喝酒不动不好截啊……

沉迷顺火暖拍照

今天和一个土豪神相的谜之西湖断桥两相望

我上桥墩撑伞她也在对面照着干




其实纯风景更好看但还是忍不住把角色放进图里






好想吐槽吟风曲这个对话

我不是我没有,穷人泡不起npc啊大哥

您该看出来这主角的智商属于注孤生的范围啊(笑哭

突然发疯

干!我想站聂廷和吕树!
想想就好玩!

(C闪×咕哒君)(又一个谈话系列)妄语

·RT,腐向,清水得不像谈恋爱,只是普通的谈话

·末尾有梅林大哥哥出没

·其实只是xjb乱想的玩意儿,毫无逻辑,OOC



“真是、狼狈啊。”

“——你在做梦吗?”

 

毫不留情的嘲讽,刺了过来。

无法理解的突然状况,无法回答。

唇瓣上下分离、吸入气流,停留在一个可以吐出任何词语的间距。然而下一秒,更令人混乱的话语便封住了他的答案。

“有好好的作为人类挣扎吗,立香?”

有种被搜到了藏在抽屉里的零食袋的心情,可怕的是现在面临的事情要严重得多。

 

将一贯的打岔诨语咽了下去,某种意义上藤丸立香也是个极为高明的少年人。他的智力水准虽只在常人之列,读气氛的理解力倒是比智力要高出不少。

——并不是可以混过去的场合。

绝对混不过去啦,对手可是拿斧子的caster,会死的。

 

立香和从者交流的时候多半是走心的,毕竟靠逻辑完全抓不住非人们各异的思维,反而是直接的心情更能得到认可。这次也一样,直觉首先便在条件稀缺的情况下为他找到了对方的真意,但是,自己得出的答案却是一片迷蒙。像是徒手捧起水,答案从指缝间逃掉了。

 

“犹豫着啊。”恍惚间,发声源已和他极为贴近了。

红色逼了过来,严厉的警告。

 

大脑,擅自运转了起来。

混杂的危机感与无由来的焦虑暴乱得如同迦勒底外的风雪,心脏炸开化作缠绕的丝线堵住他的咽喉,于是无论怎样混乱,这混乱也只得无声咆哮。

第48位御主总觉得,若将那咆哮宣之于口,会陷入更加辛苦的境地。

意识背叛了心脏,按顺序从脑海中扯出疑问。

 

对方期待怎样的答案?

最古之王、傲慢者、冠位caster后补、众神钉下的天之楔,您为何如此行动?

王在什么时候……会如此审问臣子呢?

啊……这毫无疑问,是这审问啊。

 

确认了处境,立香偏过头。蓬松的发丝贴着皮肤下滑,脖颈呈现出微倾的角度。

“您指的是什么?”

必须得在这紧张的氛围里保住一线余裕,立香如是想。但直觉马上警示他失去了最后的机会。

—————————————————————————————— 

御主卧室的空间可以算是狭小,而近战系caster都是非常有行动力的人。

于是立香眼中的景色以线条状下移,天花板的灯光牵引住他的视线。

必须得做点什么,他再次活动颚骨、牵引到的皮肤却感受到异常的压力。

被掐出了。

纤弱的生命的细流,掌握在对方的手里。

 

“这后知后觉的愚蠢倒有几分你的风格,”嗤笑声带动的空气拍打着耳侧“但王的近臣不允许迟钝。”

太近了。

语言刻进颅骨,朝着脑浆里落下去。

那话语仿佛带着高温,令思绪沸腾。

“迷惘的我的臣子哟,由我来审问你好了。”

 

“你——向往着从者吗?”

这个人的声音难道是带着魔力的吗?

由那句话开启的画面,残缺地闪现。

 

少年总觉得,自己的战场是如此美丽。

无论何等痛苦的旅程,那人理烧却的光芒、总是闪耀着。

仿佛可以靠近。

—————————————————————————————————燃烧污染都市 

邪龙百年战争

永恒疯狂帝国

封锁终局四海

死界魔雾都市

北美神话大战

神圣圆桌领域

绝对魔兽战线

还有最后的——冠位时间神殿

————————————————————————————————————缺氧状态下的人类会多出无道理的自信。

有不成声的喊叫传来,那咆哮终究还是宣泄而出。

开始只是细流的轻响,随后一个又一个声音响起,重叠回荡着震断理智的枷锁。

 

何等的扭曲!何等的残酷!何等的痛苦!何等的壮丽 !弱小如我也能踏上那历史的土地!在洪流里穿梭、违背法则、违背命运,从者是我的武器,死去的传说在我麾下复活!活着的传说在我面前溃散!

这样的我只有前进一路,这不幸何其幸运!

 

“就是这样,立香。”画面忽然动摇起来。

 

传说是死人、传说会溃散。

人们的星星坠落下来。

焦黑之上的火焰不再绮丽。

笑容是碎片。

血液不会汇成河流。

言语全是别离。

 

“所谓英灵,不过是死者而已。”

风穿过了自己,那里什么都没有。

“立香,你什么也没有。”多么……残酷的话啊。

颤抖、痉挛。被剥开了、破碎了。

不可思议的是,撕扯停止了。直到停止,藤丸立香才意识到自己的心曾被撕扯着。

明明是同根的、心脏却会朝着两个方向生长。

这心脏痛击着胸膛,是因为之前那背叛的话语吗?

意识随着画面一同消磨着。

 

听力一定已经失去准确性了,后来的话语听起来竟平静到轻柔。

“死者可以成为生者的力量,却无法成为生者的归所。所以,立香——”

尽管靠过来好了,立香。从者能给予的爱,你已经全部得到了。

可是啊,立香,可是。

你是钉在我们中的楔子。若说英雄王是神钉在人间的楔子,那御主就是人理钉在从者里的楔子。

 

活着的楔子,必须自己前进的楔子,奉上全部包容死者的楔子。正因如此,你才必须回去。

死者没法儿带你前进,人才行。无论堆砌多少圣杯与量子结晶,已死的传说也无法创造新的传说。人类很糟糕,可你这么脆弱又短暂,不前行又能留下什么痕迹?

回到人群中去。

你要留在我们身边,心却不能去往彼岸。

 

“好好看看自己。”红色融化了。

你会有自己的传说。

 

“可是……我很糟糕……”

破碎的、弱者的回答。这是藏在心底的感受,只是说出这个事实,立香的眼眶便热了起来。

“我什么都做不到。”

自己能做到的别人也能做到,藤丸立香并不是特别的。

明明是在王的面前,却不得不否定自己。因为无法说谎、无法对吉尔伽美什说谎。无法对扼住自己咽喉的、直视着审问自己的吉尔伽美什说谎。

 

真正的笑声响起了。

“因为你承认了这一点——所以你才是我的御主。”

王俯下身,给立香留下了可怖红痕的手指早已抽离、游移到他的心脏上。

热度和慌乱的心跳都传了过去。

“喜欢战斗吗?”

——讨厌

“追赶着生吗?”

——是被死追赶

“就是这样。”

 

 

 

——————————————————-———————————— 

“啊呀啊呀,之前看到你的梦境的时候,我可真是吓了一跳哦?”

轻佻又失礼的发言,这种时候就应该——“芙芙!”

一瞬的怔愣,立香意识到自己喊出了什么,于是错误带来了沉默。

 

“别这么无情啊,这么阴沉的地方凯西帕鲁格可不愿意来哦?”用杖敲了敲御主的头、梅林以轻松的表情靠着他坐了下来。

 

“最近你的梦境一直重复着这里的场景。”

人类恶质问他的地方、那个人消失的地方。

无论悲喜、无论生死,全部抛却的话该是何等的安详。

那寂静的王座如今仍在质问他。

 

“我看到的时候虽然知道有问题、却不知如何是好。”

该负责御主心理问题的家伙并不在。

半梦魇以梦境为食,却不知如何能拔出那梦境的根源。

 

“所以就拜托了看起来非常可靠的人哦~☆”

——是你吗你这人渣混蛋!

迦勒底唯一御主摸着脖子上的红痕、盘算起告状计划。

 

“我感觉你在思考什么坏孩子的想法!快停下!你看现在不是什么都解决了嘛!是我喜欢的happy ending哟!”

Happy ending——确实是这样。梦境中已经不再有鲜血和咆哮,鲜花掩住了那些驳乱的影子、朝他蔓延过来。

打算掩盖罪行的半梦魇一把把他按进花丛里捂住眼睛:“难得我给你带来了个好梦,快睡觉!”

 

合眼前,立香抓住了梅林的手腕。

“这样就好吗?”

白色的花香浸入他的身体里。

梅林知道他在说什么。

“立香的话怎样都没问题。”轻快的、上扬的语调。

藤丸立香对非人们来说是有点特别的孩子。能很好地理解非常之物、自己却弱小又平凡。

不过弱小也没关系、用多么难看的姿势挣扎都没关系。

人类的纹样非常、非常美丽,但编织纹样的过程却不是这样。

即便如此,梅林也难以自拔地守望着那纹样。

活着非常痛苦、弱小的人类活着更加痛苦。

但是——

“人类就是这样,”乐园里的大哥哥愉快地感叹,“弱小,所以能抓住奇迹。”







乱写,其实我开始是想看C闪把咕哒按在床上一边对他不可描述一边问他问题的画面(不可能的,这辈子都写不出来)

大概不解释没人知道我写了啥……

时间是2.0之前,起因是咕哒面对曾经的gay总的问题有点迷惘

他越来越理解人类的脆弱,并对相反的强大的、看起来十分自在的从者们感到欣羡。想要注视、想要拥有,从者们看起来都是闪闪发亮的有各种各样可能性的感觉吧。

但实际上生者与死者是必然会相互否定的。真正的全部的可能性都汇聚在人类本身身上。这么想的话,从者神话什么的都如同魑魅魍魉一般很有蛊惑性、而咕哒很容易就会掉到异质的彼岸。

但是咕哒是能承认自己弱小的人。

然后,梅林看了咕哒的梦后和C闪一起把咕哒按回地面让他脚踏实地继续挣扎。(因为负责心理维护的家伙不在呢)

挂个脑洞,咕哒君中心的感觉吧

        咕哒君在完成Grand order 后继续修复特异点,因为意外死去、即“意义消失”了。
        从者们聚集在一起,取出了咕哒君以前收集的所有圣杯,摆出了相当规模的法阵,并对其许愿“让咕哒君回到我们身边”。
        因为咕哒君已经意义消失了,不好复原,所以圣杯让从者们回到了咕哒君仍然活着的时间段。但原本时间段的从者们也在,所以从者们把以前的自己都打回英灵座(这绝对是OOC)了。
       回到过去的英灵们和咕哒君过了一段愉快的时光。但咕哒君渐渐察觉了什么。与此同时,受不该长时间停留于以前时段的英灵们的影响,咕哒君所处的时间段开始扭曲,就要生成特异点了。
       然后呢……就是所谓的he/be结局的重点抉择了!

       总之,只是挂个小脑洞。

誓言(高文×咕哒君)

       

         腐向慎入!高文和咕哒君清水得不像谈恋爱的夜谈!只是普通的正经夜谈!

        与其说是谈情说爱不如说是借高文之口表达我一个咕哒君吹的想法啊。 

        渣作,OOC,排版无能,放出来只是攒攒欧气,觉得不入流的话请轻点喷我!

        

        

        自黑夜的特异点归来时,迎接立香的依然是黑夜。

        同行的从者们在叮嘱他好好休息后都各自散去,最后仅他一人停留于走廊。

        大抵是无意识的,立香转头望向窗外——理所因当的什么也没有。这里是迦勒底,万丈雪山之上的人类最后堡垒,视界中充斥满混沌模糊的黑暗这种事是当然的,即便是白日,立香也难以从玻璃后找到什么值得欣赏的景色。但立香心底作为常人的那部分本能还是叫他对这种行为保留着期待——尽管这对于真正的常人来说并不是什么值得期待的事。

        连续的沉寂黑夜还是对立香产生了些微影响。在这寂寥得过分的景色里,哪怕是神经坚韧的人类最后御主也不禁轻声叹息。

        “真是……遥远啊。”

        “遥远?”

        不曾预料到这简短的近乎无意义的叹息音节会被重复,意料之外的声音将立香漫溢的思绪猛然拽回,他偏头瞧见了近处骑士的影子。

        “是什么让你感到遥远呢?”骑士的声音更近了。对方的嗓音在深夜中并不显得突兀,其中切实的力度感却让立香产生了某种被从夜晚中撕裂出来的错觉。

       “高文?……为什么会在这里?”明明因为buff限制今天并没有给你安排工作来着,这可是难得的休息日哦。啊可恶忙碌的御主也想要休息!长假的那种!

        少年的思维迅速发散,或许这是某种天性的敏锐的感知对他做出的及时的逃避指示吧。但显然这般单方面的逃避并未起效。

        “立香才是,”金发的骑士弯下腰与少年平视,露出了清爽的笑容,“深夜里独自做出这样的发言,回房间的路上不介意和我说说吧?”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所以,对过去的日子感到遥远吗?”负责任的护送骑士对御主如此发问道。

        “嘛……只是很久没有真正出去过了难免想着好久没见到这边的太阳了好想和医生玛修一起吃蛋糕店的草莓蛋糕什么的……”那种事怎么都好啦重点是现在啊!

        为什么我会这样像被催上床的孩子一样躺着呢?为什么高文卿坐在床边?父子模式般的心理夜谈?!气氛哪里不对——

        成串的疑问被温热的触感击飞了。

        堪称骑士模范的家伙解除了手甲的实体化,敷住了立香的眼睛。

        “立香。”

        “在!”骑士道的谏言时间要来了吗!

        “并不遥远。”

        “?”

        “虽然立香作为御主已经努力奋战了很久,但与你一生的长度相比并不值得一提。”

        骑士感到了御主眼皮的轻颤,睫毛扫过掌心,柔软的触感非常清晰且……令人安心。高文知晓手下这柔软脆弱的人类做出了多大的努力。

        与他曾侍奉、崇敬的王不同,立香是毫无疑问的普通人。体术糟糕、魔术三流。被赶鸭子上架的第四十八位御主并无多么高洁的景愿,初衷大概只是想夺回自己与同伴的日常,做回一条普通咸鱼。

        这人理灼烧的世界正是英雄的世界,唯有从者的非人伟力尚能在残存的特异点中奋战。这战场怎是普通人能够踏足的?

        然而这宏大的世界毫无疑问、也归属于普通的人群。英雄引领人理发展的浪潮,而普通者更是那浪潮本身!立香的挣扎是普通之人无力之处的显现、也是普通人坚定的希望的证据。

        藤丸立香这无可替代的存在确实以弱小的人类之躯直面了可怖的灾难,为从者们提供了可靠的指挥与支援。他看似一如既往的无力,却也以倍于以往的速度飞快成长。高文知晓绝望于他如影随形,于整个伽勒底、于全人类都是如此。他还知道随着特异点难度的增加,立香最近不得不开始去找罗曼做心理辅导了。

        但这又如何呢?立香正以一种不可思议的脚踏实地的方式奋斗着,誓要将绝望甩在身后。他是以自己的意志向宏大的未来下了战书,高文在他身边确认了这一点。不仅如此——

        “没人能否定立香面临的战斗的辛苦,但这战斗不会漫长得不见尽头。”

        不仅如此,我也想陪着你奔赴战场、战斗至你亲手抓住未来的那一刻。用我的剑为你带来真正的、太阳的光辉。

        我的御主、是如此值得珍惜的好孩子,他的未来怎可有阴霾存在。

        其未来必将光辉灿烂、其未来必须光辉灿烂。

        为此,我会成为更完美的骑士,这也正是我的愿望。

        高文移开了手,看见御主海蓝的眼睛。希望就是从这里蕴育的吗?他那充满希望的未来里会有我的位置吗?

        但这些疑问也不过是表层的思绪,奠定他们联系的根源是不变的。

      “我现在是立香的骑士。”

       黑与金的发丝交错,他们的视线重合起来。

       “是立香的剑。”

        像是为了印证这毫无质疑余地的忠诚般,高文扣住了少年附有令咒的手背。

        “为你战斗,直至你回到真正的阳光下。那就是我作为英灵显现的意义。”

        你有我的力量,所以你期盼的未来绝不遥远。

        “这是——太阳骑士的誓言。”

————————————————————————————————

最近有了个咕哒君相关的脑洞。写出来的话,会有剑兰吗。

佚川:

这次的系列开放授权,随便转载,不用客气。